English中文日本語  邮箱

欢迎咨询 : (8610)59241188
一个法律人与WTO的过往(一)
作者:王磊 时间:2021-04-29 浏览人数:242

编者按:从1986年到2001年十五年间,经过艰苦卓绝的谈判,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新普京官网王磊律师,当年从一开始就全面深入地参与了谈判,是谈判代表团中的法律人。今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二十周年,新普京所特请王律师撰写系列文章,回忆那峥嵘岁月的点点滴滴。我们也借此向那些当年站在改革开放一线,为国家利益在谈判中奋力拼博的人们致敬。


今年2021年,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周年。


35年前1986年,中国开启了恢复关贸总协定席位和随后的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同年,直接导致成立WTO的乌拉圭回合谈判全面开启,中国受邀全面参加。


同年,我从北大研究生毕业,来到专司这两项谈判事务的外贸部二处工作。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法律人,有幸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谈判。


岁月忽忽,旧事堂堂。作为亲历者,回首过往,历历再现。周年之际,择几片段点滴,付诸笔端以纪之。


35年前,中国政府向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WTO前身)提交了恢复席位的申请。世界为之震动。

英文.jpg

中国提交的恢复关贸席位的申请书(英文)


中文。jpg.jpg

中国恢复关贸席位的申请书(中文)



关贸总协定素来有个不褒不贬的绰号“富人俱乐部”。二战后为复兴世界经济,主要国家酝酿并谈判降低各自关税开放市场,于是诞生了关贸总协定,英文缩写GATT。因其成员主要为工业化发达国家,便有了此绰号。当中国这个大块头申请入会时,各方对这个俱乐部要发生什么变化,自然有揣摩和期待,均拭目以待。


中国是有需而为,有备而来。


总协定最大的吸引之处,就是成员之间在关税和贸易条件方面,自动互相给予最优惠的待遇(行话叫“最惠国待遇”)。中国与主要贸易国家逐个签订贸易协定,彼此给予优惠待遇,这当然不及加入总协定,即刻从所有成员都获得优惠来的更为便利。改革开放,中国需要更多的贸易优惠条件,从而获得更大的贸易市场。早在改革开放伊始,中国就已经着眼进入总协定这个最后的重要国际组织。为此,当时的外贸部组团考察了一些总协定的成员,特别是考察与中国情况相类似的几个东欧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由于长期对这个富人俱乐部的排斥,国内对总协定几乎没有实质性的研究。外贸部派官员到总协定参加培训班,又请总协定的高官来华咨询授课。当然,对于参加总协定,政府内部进行了充分论证和预判。


而总协定方面,各成员方当时正酝酿发起新的一轮谈判,成员间通过谈判将进一步降低关税和开放彼此的市场。如果中国进入总协定的谈判,能与总协定新一轮自身的谈判并行,并在总协定谈判结束之前或结束时成为成员,中国将瞬间享受总协定谈判的成果。总协定成员方就此向中国明送秋波,在其草拟的谈判宣言中,明确给予中国在即将发起的新一轮谈判中“完全参加方”的地位(full participant)。


时机到来。


1986年7月10日这一天,中国驻日内瓦特命全权大使钱嘉东向时任GATT的总干事瑞士人邓克尔递交了中国恢复关贸总协定的申请书,正式开启了谈判。时钱大使已过花甲之年,是历事无数的老牌外交官,但是可能他也未能料到,他上场开踢首球之后,这场谈判最后竟持续15年之久,获历史上谈判时长亚军(冠军为俄罗斯所得,1993年开谈,2012年加入)。提交申请书后,钱大使即以“完全参加方”的中国代表身份,飞赴当时尚无外交关系的南美小国乌拉圭,又一次为中国开启了全面参加后来广为人知的“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


是年,中国特命全权大使钱嘉东,代表中国在总协定中开启了两个谈判的长征。历史必书必载。

微信图片_20210429164302.jpg

关贸理事会大厅中国代表团提前到场。手持领带者为钱嘉东大使,其右侧为首任谈判代表沈觉人副部长,本人对面为张月姣女士。


微信图片_20210429164307.jpg

出入关贸大楼的中国代表深紫色胸卡,顶端写着观察员。当时的正式成员的胸卡是蓝色的。


钱大使是我见过最大气儒雅的职业外交官,外柔内刚,忠于职守。无怪,他曾是周总理的外事秘书,还是中国首任裁军大使。像多数江南才子一样,他身材清癯,戴着好似民国时代延续到新中国生产的圆圈镜片的边框眼镜,身着北京东交民巷红都西服店制做的红都西服(那个年代外交人员的指定西服),任何场合面带微笑,举止优雅,真难想象他如奉命要抗议发飙会是什么样。钱大使操吴侬普通话,慢条斯理中略带细声。但是在总协定理事会大厅,轮到中国发言时,钱大使总是明显提高音调,好像要甩掉面前的麦克风,让全体都听清楚中国的声音。日内瓦的大使不比驻一国的大使,因为大使的工作对象不是所在国,而是各国大使同行。在日内瓦,大使个人的学识、口才、人格魅力、行事风格,远比大使所代表的国家更让人感到直观和真切。日内瓦是众多国际组织所在地,各国驻日内瓦的大使白天穿梭于各国际组织会议厅,听会、发言、磋商、谈判,黄昏游走于各国大使的官邸参加各式各样的招待会。各国大使们见面互动如此频繁,便形成了日内瓦的大使圈。大使们形容他们的圈子是个大学里的系(faculty),而那个德高望重受大家敬重的某国大使往往被视为系主任(dean)。钱大使就是这样的系主任。虽然当时中国还不是总协定成员,无法深入参与总协定事务,但钱大使每次到总协定会议厅,总是谈笑风生,左右逢源,是众目睽睽的焦点。一方面这是各国代表对中国谈判入会抱有热切期待,另一方面也是钱大使个人魅力使然。多年后钱大使回国退休,在谈判中与他多年共事的瑞士大使同时也是中国工作组主席吉拉德,来华访问时专门要拜见钱大使。“Jiadong”吉拉德都是如此称亲切地呼钱大使。


35年前,钱嘉东大使是在如此大气和谐的外交气氛中,拉开了中国进军关贸总协定的序幕。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入会手续和问题。中国为什么要恢复席位?中国准备出什么价买门票进入这个俱乐部呢?入会的过程会遇到哪些意料内外的问题又如何应对呢?


未完待续……。


联系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2号南银大厦28层

邮编:100027

电话:(8610)59241188

传真:(8610)59241100

邮箱:Office@gaopenglaw.com

一键分享

在线咨询

金融评论
扬州业务

版权所有 © 新普京官网    京ICP备16009451号-1

访问人数:37901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