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日本語  邮箱

欢迎咨询 : (8610)59241188
一个法律人与WTO的过往(三)
作者:王磊 时间:2021-05-12 浏览人数:196

编者按:从1986年到2001年十五年间,经过艰苦卓绝的谈判,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新普京官网王磊律师,当年从一开始就全面深入地参与了谈判,是谈判代表团中的法律人。今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二十周年,新普京所特请王律师撰写系列文章,回忆那峥嵘岁月的点点滴滴。我们也借此向那些当年站在改革开放一线,为国家利益在谈判中奋力拼博的人们致敬。

 

一国加入总协定的流程大致如下。先是总协定里成立一个工作组,主席通常由缔约方常驻日内瓦使团的大使出任,总协定秘书处为其配备工作秘书,协助主席主持会议、磋商和谈判。工作组主要有三大任务。首先要审查加入方的贸易体制、规章,以确定其与总协定的要求有多大差距;其次是提供一个平台供各方就“入门费”讨价还价谈判;第三是起草加入的法律文件,称“加入议定书”。

 

加入方要就“入门费”与主要利益关系方进行谈判,形成加入方的“关税减让表”。这个主要利益关系方,被称为是“主要供应国”。因为一国的关税税目下的商品成千上万,加入方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与每个缔约方逐个谈判。比如挪威最关心金枪鱼三文鱼的关税,但不关心小轿车的关税,而马来西亚关心天然橡胶和棕榈油的关税,不关心羊毛的关税。所以,对华大宗出口产品的国家,就是与中国谈判减让表中该产品的“主要供应国”,也是该大宗产品的“初始谈判国”。根据最惠国待遇的贸易规则,挪威就金枪鱼三文鱼作为初始谈判国与中国谈判的关税税率,马来西亚就天然橡胶和棕榈油作为初始谈判国与中国谈判的关税税率,均适用总协定所有缔约方。

 

中国提交申请恢复总协定席位后,总协定成立了受理申请事务的中国工作组,总协定命名为“中国缔约国地位工作组”。之后是物色主持工作组的主席人选。当时曾酝酿在挪威和瑞士驻日内瓦大使中挑选。在这两个国家中考虑人选不无道理。中国曾是东西方阵营的一方,现在决定回到总协定,是国际社会的一件大事,举世瞩目。而处理东西方事务,是这些中立小国擅长的传统。作为大使个人,能操持这件大事,是件带有挑战性的使命和荣誉。由于挪威大使离任在即,考虑到今后工作组与会往返的不便,于是最后人选落到瑞士大使身上:皮埃尔.路易斯.吉拉德。

 

我在日内瓦使团工作的六年间,主要的工作是负责中国工作组的事务,陪同我的上司一道,与吉拉德过往较密。

 

吉拉德是瑞士瓦莱州马蒂尼人,是个地道的瑞士山民。瓦莱,就是山谷的意思,阿尔卑斯山82座4000米以上的雄伟山峰有超过一半位于瓦莱州,像著名的马特洪峰(Matterhorn)、采尔马特(Zermatt)均位于其境内。瓦莱州是瑞士阳光最灿烂的地区,因此这些雄伟的山峰经常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该州还是瑞士最大的葡萄种植区和葡萄酒产地,这里的葡萄酒产量占瑞士年葡萄酒生产量的40%。吉拉德是少有的小个子瑞士人,好似没有太多阿尔卑斯高山的养育基因,但浅栗子色的肤色却是充分吸收了高山日照。他出生外交世家,父亲曾是瑞士驻大阪总领事。可能因此,他娶了个日本太太。我们跟他玩笑,日本女人温良顺从,他却道,呵呵,谁有谁知道啊。他们没有子女,后来离异。

吉拉德是职业贸易外交官,曾供职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是瑞士法语区人,流利的英文没有法语口音,但中气足,嗓门大,远闻其声。在漫长的十五年工作组主席生涯中,他多次访华,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款待,这应该是这个中立小国高级外交官值得自夸自耀之处。十五年间,中国谈判代表换了四任,美国换了五任,欧盟换了四任,总协定变成了WTO,总干事换了四任,唯有中国工作组主席没换,吉拉德一干就是十五年。最后能把一个东方泱泱大国在其主持的谈判下,带进世界贸易大家庭,委实是吉拉德外交生涯中可书可写的一页。“我终于‘失业’了,我感到高兴”, 这是吉拉德在十五年工作组结束卸任时的由衷感叹。


微信图片_20210512094615.jpg

在中国常驻日内瓦使团工作六年之后,我于1994年夏调回国内,走前专门到伯尔尼瑞士经济部吉拉德办公室辞别。临走前,吉高兴地让秘书给我们在办公室挂毯前合影。左为龙永图部长助理。

 

但这一路走来起起伏伏的艰难旅程,吉拉德和中国谈判代表团一样感同身受。作为外交官,他生性略显好斗,凡事究个究竟。但是与中国打交道时间长了,他应该学会了一点委婉。“哎呀呀,今天会议室温度有点高,要开窗户透透气”,每当工作组会场上中方与他方争论激烈时,吉拉德总是从中调和。记得有几次,他把美方的发问,解释给中方听,但适得其反,中方代表正为所发问的问题感到愤懑,吉拉德的解释似火上浇油。“没见过这样的主席,哪有什么中立”,中方代表情不自禁用中文自语道。虽听不懂,但察言观色,吉拉德感觉到了会场上的愠怒气氛,及时宣布会议休息一刻钟。

 

也曾有几次,吉拉德私下表示想辞职。他也觉得“我好难啊”。但是,他坚持到了最后。

 

在总协定和后来的WTO多边外交场合,吉拉德与主要大国的代表和秘书处上上下下,能左右逢源,从善如流。但是面对媒体,他本能显示出瑞士人行事低调的禀赋,对采访能拒则拒,鲜有见诸报端。而对主持工作组的工作,他又彰显出瑞士人特有的精准与井井有序。“根据我的瑞士表的时间,现在开会”,每次工作组会议,吉拉德如此准时宣布开会,顺便不忘给国货直播带货。年复一年,工作组文件汗牛充栋,某年某月某成员方的某建议某提案,随需随查,随查随有。真是验证了那个广为流传的善意段子:英国警察,德国技师,法国厨师,意大利情人,瑞士人把他们组织起来,那就是天堂;德国警察,法国技师,英国厨师,瑞士情人,意大利人把他们组织起来,那就是地狱。

 

未完待续……

 

联系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2号南银大厦28层

邮编:100027

电话:(8610)59241188

传真:(8610)59241100

邮箱:Office@gaopenglaw.com

一键分享

在线咨询

金融评论
扬州业务

版权所有 © 新普京官网    京ICP备16009451号-1

访问人数:37901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